第九百九十三章 祭品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天豹的声音突然响起,而他们的面前也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真的是不知情,他们为什么会把我们关押到这里,我也很想弄清楚。”徐春雨这个时候想到了北冥夜,本来是想转而投靠到国王那里去的,但是看见国王那么一副癫狂的模样,思考再三,徐春雨觉得还不如现在刷一波好感度。

    他觉得北冥夜要比国王更厉害的多。或许这一场飞来横祸可以让北冥夜帮忙,解决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北冥夜并没有吭声,而是环顾着四周,随后便看到面前豁然开朗的那一块空地摆出了一个分外复杂的阵法,光是正眼就已经设立了一百多多处。

    北冥夜怎么说也是阵法师,很多上古阵法他都见过,而这一个正巧就是他之前所看到过的,关于撕1裂空间的阵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门路,竟然能够找到这样的阵法,并且还能够准确无误的将阵法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阵法师,这个阵法摆的不错吧?”宋少杰的声音忽然间响了起来,他贴在笼子的边上,用一种癫狂的眼神看着北冥夜,北冥夜则是冷冷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北冥夜越是冷淡,宋少杰就越觉得兴奋。

    这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,竟然能够解开他不在不死人身上的阵法,这个阵法可是他研究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研究出来的,没想到被他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。

    宋少杰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,看着北冥夜,他兴奋的开口问道,“你应该也是个了不起的阵法师吧,你能不能和我交流一下摆阵的心得?”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的。”一直没有吭声的北冥夜,忽然间开了口,宋少杰一愣,紧接着北明月又继续说道,“做我的挂名弟子的弟子,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宋少杰听出来了,北冥夜这句话就是在羞辱他,他心中确实是有些愤愤不喜,并且看北冥夜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恶毒了起来,“你不用太张狂,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你!”

    对于宋少杰这种人,北冥夜甚至都不想理会。只不过刚才宋少杰实在是太能够刷存在感了,北冥夜有些不耐烦,所以才会敷衍的说出那么几句话来。

    宋少杰被错了锐气,当下就觉得,看北冥夜哪里都不顺眼,但是偏偏又想用北冥夜解剖研究,越想就越觉得北冥也应该是他的东西!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外面!我要这个人!”宋少杰突然间说到。

    天豹方才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听到宋少杰这么一说,脸上的笑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恶狠狠的看着宋少杰,“我告诉你,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我回到圣域!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天豹如今有了更好的选择,怎么可能还会和宋少杰合作,宋少杰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天豹一拳锤爆了头!

    天豹的力气特别的大,宋少杰的头浆都爆了出来,这一幕被天香公主看到了,天香公主分外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父王,你不是告诉过我你不会武功的吗?”天香公主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天豹。

    天豹收回了手,抽出了一条手帕,轻轻的擦拭着手指上面的血液,还有脑1浆,一面擦拭,一面冷笑着说,“那只不过是哄骗你的鬼话,你有没有脑子竟然还真的相信了?”

    一瞬间天香公主只觉得面前的父王分外的陌生,也不知道父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敢跟我讨价还价,没有你,我照样可以从这里出去,反正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把这个阵法给我摆出来,那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天豹自顾自的说出了这一句话,然后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宋少杰的尸体上,竟然把宋少杰的尸体踹出去了好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方才的话好像还没有说清楚呢。”天豹咧嘴笑了笑,“你能够启动这个阵法,对吧?最重要的祭品,我早早的就已经找来了。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也很想要从这里出去,不如我们合作吧?”

    天豹说祭品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天香公主,天香公主这个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一般,父王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是哪只眼睛看得出来,我特别想从这里离开?”北冥夜忽然之间冷笑了一声,“待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天豹怒吼出声来,“你不可能只会甘心在这里不想出去,你一定也有想要出去的心!既然阵法已经摆好了,你也有能力启动这个阵法,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,你为何不启动!”

    “本帝为什么要听你的。”北冥夜冷冰冰的吐出了这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天豹没有想到北冥夜竟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人,“你如今已经被我抓起来是我的阶下囚了,所以你没有资格拒绝我!”

    “哦?你确定?”北冥夜眉头一挑,看着关押自己的笼子,嘴角微微弯起,只见北冥夜抽出了腰间那把黑金剑,“刷拉”一声想了起来,那笼子竟然间被砍出来了一个洞!

    徐春雨见状立刻麻利的从这里离开,等他先走了之后,那笼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一次复原。

    不愧是特殊材质制作而成的笼子,但是在北冥夜的面前,都不算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北冥夜挥动了几下手里面的箭,他们四个人便完好无损的从笼子里面走了出去,北冥夜将黑金剑收回剑鞘,“如今你又有什么筹码把我留下来,替你启动这个阵法呢?”

    北冥夜用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天豹,天豹当下气得可谓是青筋暴露。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,却没有算到对方,竟然不想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离开,为什么会有人不想离开呢?他不明白!

    “明明这里是穷苦的贫瘠之地,离开了之后你才会有更好的发展!你为何那么固执!”天豹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从这里离开,可是没有想到这人有能力离开却不帮助他!

    天豹不愧也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帝,当下便想出来了…他那么厉害,或许这里有他需要或者是留恋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是要找什么吗?”天豹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徐春雨只觉得冷汗直流,这人也太一针见血了吧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