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疑难杂症一丹包好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紫火城,离八宝阁并不远,走路只要半个时辰,一个偏僻的小城市,十分贫庸。

    在南丰府城的十二个城池中,它也是最落后的地方,综合实力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争斗。

    在紫火城,依旧衍生了很多势力,其中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城主府了。

    每一个城池的城主府,都是势力最大的一家,他代表着皇族的威严,掌握着唯一的近卫军团。

    排名第二的,就是鉴天星会。

    据说,只要有人族的地方,就有鉴天星会的分会分支,它是人族几名无上大能建立的一个组织。

    它负责所有宗门的鉴星事宜,一个宗门,要想提升星级,必须有它的认可。

    鉴天星会另外一个职能,就是鉴定炼丹师、炼器师和阵法师,以及各类职业的等级。

    它是一个超然物外的大势力,没人敢招惹,而且,他们还有一个特殊的规定。

    这个规定是,除非面临人族生死大劫,否则鉴天星会的任何正式成员,不得参与任何势力的纷争和争斗。

    排名第三的势力,就是慕容商会了,慕容商会这里只是一个分会,非常小的分会。

    但是,整个慕容商会,极为庞大。

    据说,整个天武帝国,到处都有慕容商会的分会,即使皇族,也很礼待。

    其余的一些势力,主要就是一星宗门或者世家了,比如八宝阁、方家和柳家,都属于这一类别。

    紫火大街,是紫火城最繁华的街道,街尾有一个不大的门面,店里一片狼藉,门匾都被人打碎。

    店铺里,几个年轻人哼哼唧唧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谁?这是谁干的?”铁布衣的眼睛,顿时就红了,他的亲侄子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一生未婚,这个侄子是他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伯,是方家的大少爷,一个多时辰前,他们砸了我们店,打断了我们四肢,你要为我们报仇啊。”铁玉涛强忍着疼痛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铁布衣脸上的表情,顿时有些古怪,他小声说道:“方家大少爷,一个多时辰前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铁玉涛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阁主已经给你们报仇了,他们打上八宝阁,除了方大少,其他人都死了。”铁布衣低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铁玉涛张大了嘴巴,看着北冥夜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北冥夜他们很熟悉,从小就一起长大的玩伴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北冥夜变成了废物,他来了城里,两人接触才少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目中,北冥夜就是一个废物啊,竟然打败了方家大少爷,这个消息,实在是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方家大少方剑鸿,那是紫火城中,赫赫有名的年轻高手啊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,方剑鸿压根没敢出手,直接落荒而逃,估计更惊讶。

    北冥夜走到几个人面前,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四肢被打断了,玄脉没事,回头我炼制一份丹药,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北冥夜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多谢阁主!玉涛,快见过阁主。”铁布衣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…多谢阁主。”铁玉涛犹豫了一下,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北冥夜点点头,没有说话,转身走到了店门口。

    他拿出了几块玉石,手指上迸发出玄力,在玉石上刻刻画画。

    刻画好一块,他就脚下一踏,玄力从脚上发出,在地面上跺出一个小洞,将玉石丢进去,再将它埋起来。

    半刻钟之后,北冥夜将最后一块玉石,埋了下去,捏起手诀,引动阵法之后,这才回到了店里。

    “我在门前布置了一个阵法,我告诉你们进入的方法,不准告诉别人。”北冥夜对着铁布衣和廖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连连答应,学会了之后,北冥夜又说道:“你去找块布幔和笔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看着铺开的布幔,略一沉思,就拿起笔,快速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布幔上,出现了一个个大字,苍劲有力,龙飞凤舞。

    看着北冥夜的字,铁布衣啧啧称奇,他以前见过北冥夜的字,那和鬼画符一样,怎么突然写的那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,挂到门外显眼的地方。”北冥夜放下手中笔,指着布幔说道。

    铁布衣下意识的点点头,仔细一看布幔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两行字,第一行是:疑难杂症,一丹包好。

    第二行是:八宝阁招人,只招玄师,条件面议。

    这…这口气未免太大了吧!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不被人笑话死啊。

    一个紫火城,玄师才几个?只要玄师?这…绝不可能啊,谁愿意来八宝阁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阁主…真的挂外面?”铁布衣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挂!”北冥夜面色平静,语气中,却充满了自信和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挂。”铁布衣一咬牙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想起北冥夜最近表现出来的神异,铁布衣决定,相信他。

    很快,路过的行人,就发现了一条奇怪的布幔,上面的字,口气大的惊人。

    不少人纷纷停了下来,指着布幔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呦,这不是八宝阁的店面吗?竟然敢说这种话,这不是要笑掉大牙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比鉴天星会的炼丹大师口气还大,还什么一丹包好,哈哈,沈大师也不敢这么说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估计啊,这是个噱头,是个骗子,八宝阁那小地方,我还不清楚,走吧走吧,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议论,不少八宝阁的弟子,都满面通红,羞愧难当,低着头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只有北冥夜,安静的坐在主位上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突然,北冥夜睁开了双眼,有人闯阵了。

    那人在阵里来回走动,绕了好几个圈子,突然不动了,站立在阵中。

    “请问店里哪位高人在,北山霸羽有事求见。”一个声音,从阵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北冥夜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前辈写的疑难杂症,一丹包好,晚辈的孩子,身患重病,想麻烦前辈给看看。”北山霸羽说道。

    北冥夜淡淡说道:“先自封玄脉,再进来看病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