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章 你高攀不起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日升日落,转眼间二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北冥夜站在聚灵阵中,全身上下,好像有无数条小蛇,在来回游动。

    他的面孔,皱成了一团,身体时时刻刻都在抽筋,那感觉,让人无比痛楚。

    浑身的汗水,在北冥夜的身上,留下了一条条痕迹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的发黑,到慢慢变淡。

    如今,每一滴汗水流下,都如同清水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保持着天生根姿势的北冥夜,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这一口浊气,足足吐了一分多钟。

    他缓缓收功,身体诡异的扭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这时,如果有人看到他身体的柔度,肯定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一折腰,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,然后头从双腿的缝隙中,穿了出来,整个身体,竟然能对折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做了不少高难度的动作。

    最后,他对着空气中,挥拳踢腿,那带起的呼啸风声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北冥夜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修为已经达到了玄士十阶的圆满,可要想突破成为玄者,还需要一个契机,然后聚气成玄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要想修炼玉虚焚天真经,我必须在突破的时候,吸纳异火,才能完成第一步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看向窗外,低声说道:“看来,要想突破成玄者,只能去吸收焰灵火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房门,北冥夜就看到坐在客厅,昏昏欲睡的绿绮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的声音,绿绮立刻醒了。

    看到北冥夜,她顿时露出了笑容,发出了一声欢呼:“少阁主,你终于出来了,真是太好了,绿绮好想你!”

    伸手摸摸绿绮的头,北冥夜笑着说道:“以后我修炼的时间会越来越长,你会越来越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等着阁主。”绿绮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回头有空,我给你选本功法,你也修炼吧。”北冥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面对绿绮,他不禁心情轻松,还有种亲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初,绿绮为了他,和张炳拼命,让他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修炼,要是我修炼了,就不能天天看到少阁主了。”绿绮撅起了小嘴。

    北冥夜哑然失笑,这个不愿意修炼的理由,还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绿绮,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而且,修炼之人,随着修为增加,寿命也增加,难道你只打算,陪伴在我身边一百年吗?”

    绿绮水灵灵的大眼睛中,流露出一丝疑惑,她怯怯的问道:“如果我修炼,就可以一直陪在少阁主身边了吗?”

    北冥夜点点头,说道:“虽然谈不上永久,但是却可以很久很久。”

    绿绮立刻雀跃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那我要修炼,少阁主快教我,我要修炼那种寿命最长最长的功法,好永远待在少阁主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笑了,很开心的笑了,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小丫头,太暖心了。

    突然,外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铁布衣,你立刻让那个废物出来,就算那个废物当上了阁主,我也不会嫁给他,让他出来接受本小姐的休书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小姐,这件婚事,是你爹和北冥阁主定下来的,当年说好了,等少阁主举行成年礼之后,你们就完婚。”铁布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定的,不是我定的,要结婚,让他们结婚去,我今天来,必须见到那废物,告诉他,让他死了这条心,本小姐要休了他。”女人的声音,显然很生气,但是很好听。

    “慕容小姐,我们阁主他现在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铁布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又怎么样?废物还不是废物,让我嫁给一个废物,还不如让我死了好。”慕容雪的声音,几乎传遍了八宝阁。

    铁布衣面色阴沉,目光中,隐隐带上了怒火。

    八宝阁的阁主再怎么不堪,那也是他们的阁主,即使是阁主的未婚妻,如此说话,也让人心中不爽,这是打他们的脸啊。

    “铁叔,是谁在外面大呼小叫的,一点家教都没有。”北冥夜的声音,从小楼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绿绮打开了门,北冥夜一脸淡然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呦,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敢出来,当了几天缩头乌龟,忍不住了,我告诉你,本小姐不会嫁给你。”慕容雪对着北冥夜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雪一身白裙,长发飘逸,五官精美,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她,皱着眉头,目光凶狠,指着北冥夜,继续说道:“就你还谈家教,你有人教吗?我告诉你,本小姐就是死,就是嫁猪嫁狗,都不会嫁给你这样的男人!”

    北冥夜看都不看慕容雪一眼,反而向铁布衣看了过去,冷声问道:“铁堂主,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连阿猫阿狗就放进来了?到处乱咬人,你是怎么护法的?”

    铁布衣神情一愣,眼神中带了点笑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表情依旧严肃,说道:“阁主,这位是你父亲给你订下的亲事,慕容家的慕容雪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她吗?”北冥夜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阁主,你十年前见过一次。”铁布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熟了,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慕容雪?你就敢把人放进来乱咬人?铁堂主,你胆子真大啊。”

    不等铁布衣说话,他立刻就说道:“再说,我爹十年没见了,当年爹定下来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,这能算数吗?还有,就算真有这回事,这样的女人,谁敢要啊?要长相没长相,要屁股没屁股,要什么没什么,还凶巴巴的,我又不养狗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养条狗还会摇尾巴呢?”

    铁布衣瞪大了眼睛,这阁主的嘴巴,真的是太毒了,这都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远处的不少八宝阁的人,都纷纷笑了出来,这阁主骂的太爽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和她身边的一名年轻人,彻底就懵了,这…这废物的话,也太毒了吧。

    “北冥夜,你个混蛋臭蛋王八蛋,你敢说我不如狗,好,有种你接本小姐的休书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气的快疯了,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说她。

    “接什么休书,什么婚约,我压根就不知道,自然不算。”北冥夜冷声说完,这才转过身,直面慕容雪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,是你高攀不起的人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