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一刀秒杀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这…这怎么可能?”张世坤自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活了大半辈子,如此诡异的事情,还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他明明一掌拍在了北冥夜的身上,为何变成了地面上,他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小小玄者一阶,就凭你也配杀我?”北冥夜冷哼一声,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,奇快无比,轨迹怪异,张世坤下意识就想躲避。

    可是,没等他躲开,那巴掌就在他的眼中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“啪…”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,将发愣的众人都打惊醒了,不,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他们看花眼了吗?北冥夜竟然扇了张世坤一个耳光?那个所谓的废物少阁主,真的是废物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号,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张世坤恼羞成怒,刹那间拍出漫天掌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恨不得将北冥夜千刀万剁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响起,铁布衣挡在北冥夜的面前,拳风乍起,带着炙热的的劲风。

    “轰…”

    张世坤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铁布衣仅仅后退了一步,就站稳了身体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“铁布衣,你想做什么?”张世坤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铁布衣面色平静,反问道:“应该是,你想做什么?今天是少阁主的成年礼,从今以后,他就是八宝阁的阁主了,你意图谋杀阁主,这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他还不是阁主呢?我是代阁主,这里我说了算。”张世坤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铁布衣轻声说道:“如果少阁主能证明,你的确对他下毒,谋夺阁主之位,你很快连代阁主都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他转过身,看向了北冥夜。

    北冥夜向前一步,和铁布衣并肩而站,朗声说道:“我昨天身中丹毒,这种子午焚心丹毒,需要的条件非常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在子时和午时两个时间里炼丹,还要炼制初级精气丹,才会形成一丝丹毒,这一丝丹毒对于修为高深的人来说,最多就是有些不舒服,玄力会自动祛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对于玄士一阶的我来说,就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只要查一查,昨天中午,谁逼着我比试炼丹了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死儿子,还说我已经死了,跑去非礼我的侍女,绿绮就在门口,人证物证俱在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一指张世坤,冷声说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不少人纷纷看向了张世坤,北冥夜说的那么清楚,很多人都相信了,毕竟大家都知道,昨天午时,张炳的确找北冥夜比试炼丹。

    张世坤心中暗惊,脸上却极力保持镇静,他一甩衣袖,冷哼道:“你的一面之词而已,如果是真的,你为什么还没死?”

    北冥夜露出了冷笑,说道:“说起来,这件事还要谢谢你那死儿子,帮我激活了我爹留下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传承?”众人的眼中,猛然一亮。

    张世坤看向了北冥夜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不用惊讶,我爹留下了一些炼丹和炼器的传承,恰好让我找到了解毒的方法,要不然,我也不会现在才到。”北冥夜缓缓道来,这是他早已想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突然,张世坤想到了一个问题,连忙问道:“炳儿呢?”

    “谋杀本阁主,意图侮辱我的侍女,自然被我当场击杀了。”北冥夜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世坤顿时后退了一步,随即吼道:“不可能,你一个玄士一阶,我儿已经玄士六阶了,你怎么可能杀了他?”

    北冥夜冷冷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在我眼里,杀你和踩死一只蚂蚁,没有丝毫区别!”

    “狂妄小子,受死!”张世坤一个箭步,冲了上来,掌影如山,拍向北冥夜。

    铁布衣刚想动,就听见北冥夜说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北冥夜肩头一晃,人已经迈步向前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修为已经是玄士六阶,一些小东西,他已经勉强能用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在刚才,他已经暗暗布置了手段。

    张世坤看着北冥夜竟然冲向了他,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,他心中暗说:“儿啊,爹给你报仇了!”

    他连续数掌,拍在北冥夜的身上,口中大笑道:“狂妄小子,你给我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,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他惊讶的发现,他拍中北冥夜的时候,没有任何的受力感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感觉脖子一凉,一股温热的液体,从脖子中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摸,是血,他自己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一脸惊恐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明明打中了北冥夜,为什么他却一点事都没有?

    他更不明白,为什么他会被击中。

    他使劲的想捂住伤口,可是鲜血,还是顺着他的指缝,缓缓对外冒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指着北冥夜,他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四周的人,其实也都愣住了,脑门上全部都是问号,包括铁布衣,都没看明白。

    刚才,他们只看到张世坤冲向了北冥夜,却在半路上,突然转移了方向,攻向了北冥夜的左侧。

    而北冥夜,轻松写意的走到张世坤的身边,抽出匕首,割开了他的颈动脉。

    最恐怖的是,整个过程中,张世坤似乎完全看不见,一点反抗都没有。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后背凉气直冒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实在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北冥夜深深吸了一口气,以他的修为,勉强施展幻阵,负荷可不小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是最简单幻阵的一点点皮毛,这具身体的修为,还是太低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的成年礼,也是我继承阁主之位的日子,现在,哪一位还有意见?”北冥夜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恭请少阁主,继承阁主之位,我等必然誓死追随,谁若是阻拦,就是和我们丹阁过不去,我们丹阁所有人,绝对不答应!”

    廖一笑大声说着,单膝跪在北冥夜的面前,说道:“属下之前有冒犯之处,请阁主严惩!”

    “请阁主严惩!”丹阁的四名执事,同样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众人一脸呆滞,这货还能要点脸吗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