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直面强敌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那如果时辰到了,那小子不来,你是不是就支持张阁主继承阁主之位?”廖一笑打蛇随棍上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铁布衣面色淡然,问道:“廖胖子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想说什么?老铁,你心中不明白吗?”廖一笑说道:“我们都跟着北冥阁主十几年,阁主失踪也十来年了,如果少阁主是块材料,我也绝对会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少阁主是个废物,难道我们八宝阁,需要一个废物做阁主吗?”

    “张阁主是北冥阁主的八拜之交,执掌了八宝阁十年了,功劳你我有目共睹,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你铁布衣应该有选择了吧?”

    铁布衣看着廖一笑,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铁布衣说道:“好,如果时辰到了以后,少阁主还没来,我就当他放弃了成年礼和阁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来人,还有多少时间?”廖一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足一炷香的时间了。”他身边的一名执事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廖一笑笑着说道:“好,点香,一炷香之后,如果我们的少阁主还没来?我想大家也就无话可说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他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世坤也没有说话,静静的坐着,似乎神游物外。

    其实,他心中很清楚,北冥夜绝对不会出现的,他让儿子亲自下的丹毒,八宝阁内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他所要做的,不过是等待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刚才发现,自己的儿子,竟然没到场,这让他有些不爽,这个家伙,如此重要的场合,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铁布衣目视前方,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那一柱香,马上就要烧到头了。

    廖一笑露出了笑容,又一次站了起来,说道:“一炷香的时间,马上就要到了,那个废物是不敢来了,铁布衣,你现在没话说了吧?”

    铁布衣皱起了眉头,缓缓站了起来,刚想说话。

    突然,大殿门口,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说!”

    北冥夜昂首阔步,走了进来,指着那根香,说道:“香头还没灭,时间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话,香头就落在了地上,熄灭了。

    铁布衣看着北冥夜,眼中射出了一道光芒,虽然是个废物,但是终于来了,也算有点胆气。

    “哼,来了有什么用?还不是一个废物,而且现在时间已经过了。”廖一笑心中暗骂,口中说道。

    北冥夜看着他,冷冷说道:“我进来的时候,香头还在,说明时间没到,难道廖堂主的眼睛瞎了,这都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一个小废物,竟然敢骂我?”廖一笑脸上肥肉一阵抖动,手指指着北冥夜。

    突然,北冥夜脚下一动,瞬间出现在廖一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,北冥夜直接扳断了他的手指,冷声说道:“辱骂阁主,该罚!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?你…你这个废物?竟然…”廖一笑一脸的惊讶,他都没看清北冥夜是怎么出手的?

    “被一个废物扳断了手指,毫无法抗之力,我若是废物,你算什么?”北冥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转过头,北冥夜看向了铁布衣,淡然说道:“铁叔叔,我没迟到吧。”

    铁布衣看着北冥夜,眼神有些奇怪,眼前这个小子,真的是北冥夜吗?

    他从小看着北冥夜长大,第一次看到他如此霸气、果断,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,让他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铁堂主?”北冥夜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啊,大家有目共睹,所有人都看的见,你进来的时候,香头未灭,不算迟到。”铁布衣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都到这个时辰了,成年礼化繁为简,我就直接继承阁主之位吧。”北冥夜说的理直气壮,霸气凌然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张世坤和廖一笑同时出声,到了这个时候,张世坤也有些坐不住了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这小子竟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难道说丹毒没用?这怎么可能啊?他之前用妖兽试过,普通妖兽很快就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今天的阁主之位,他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没等张世坤说话,廖一笑当先站了出来,厉声说道:“你不仅是一个废物,而且还出手袭击长辈,就凭你这样的,也配当阁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敬重长辈,那也是分人的,有些人不忠不义,也配让我尊敬?”北冥夜心中冷哼,如果说出他的辈分,你们都算个屁啊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不忠不义?”廖一笑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北冥夜豁然转身,直面廖一笑,冷声说道:“这八宝阁是我爹留给我的,你不仅不维护我,反而投靠张世坤这老儿,这就是不忠,刚才时间没到,你硬说时间到了,这就是不义,你这种不忠不义之徒,有资格让我尊敬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廖一笑哑口无言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执事、长老等人,都愣住了,他们都知道北冥夜性格软弱,可是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犀利了?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如今的北冥夜,早已不是当初的北冥夜了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的北冥夜也不愿意那么多废话,只不过现在修为不行,要不然,以他的性格,反抗的一巴掌拍死就好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三绝神帝北冥夜,相来都是懒得废话的人,那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北冥贤侄,看来我也不值得你尊重啊,我帮你北冥家守了八宝阁十年,就换来你一句张老儿?”张世坤的声音,透着阴冷。

    北冥夜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冷笑一声,说道:“知道不要脸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张世坤面色一寒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最高境界,是最不要脸,说的就是你这种人,下毒杀我,谋夺我的家业,反过来还说你劳苦功高,你说你不是最不要脸,你是什么?”北冥夜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血口喷人!”张世坤一拍桌子,身子一晃,闪电般冲到北冥夜的面前,一掌迎头拍下。

    张世坤一脸冷漠,既然没毒死你,那就亲手杀死你,不能让这小子多说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杀一个玄士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代阁主不可。”铁布衣连忙出手,可是哪里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不少人面色大变,心中暗道不好,这一掌拍下来,北冥夜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北冥夜面露不屑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,张世坤不知道为什么,手掌贴着北冥夜的额头,向下方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…”

    这一掌,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地面上,地面上的石板,被轰碎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愣住了,发生了什么事情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