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时辰未到

作者:北冥有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诸天神祇最新章节!

    神秘断碑旋转的越来越快,万丈光芒也是越来越耀眼。

    而北冥夜的身体四周,无数天地灵气疯狂般的注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突然,神秘断碑上,又射出了一道道金色光芒,在雪白的光芒中,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金色光芒,在识海中组成了九个大字:天生根,地擎天,人三合。

    北冥夜一愣,这九个金字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没等他想明白,那金光组成的九个大字,再一次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三个金色人影,出现在识海之中,摆出了奇怪的姿势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影,双手合十,直指上天,上半身如同一杆标枪,而下半身,双腿劈叉分开,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。

    第二个人影,单脚支撑,另外一只脚,直踢上天,上身侧着,双手各自抓住同侧的脚踝。

    第三个人影,双掌撑地,整个人倒立了起来,笔直如剑。

    这时,北冥夜有些明白了,这九个字就是对应着三幅人影,每三个字对应一幅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还没有明白,这玩意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他摆出了第一个姿势,这个姿势对应着天生根三个字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这是一种了不得的功法,做出这个姿势以后,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可是,他摆好姿势,坚持了半刻钟的时间,全身上下,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有腿部的肌肉,被拉的酸疼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想错了?”北冥夜皱起了眉头,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“在坚持坚持!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北冥夜腰酸腿疼,头脑发晕。

    可是,他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!”北冥夜心中暗说,他是一个执拗的人,认准一条路,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。

    二刻钟之后,他全身大汗淋漓,呼吸又粗又重,看着四周,天旋地转,他有种要晕过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要坚持不住了。”北冥夜心中暗叹,他知道自己的身体,到了极限了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昏过去的时候,突然,神秘断碑颤抖了一下,一股无形无色的力量,从识海中冲了出来,快速的在他身体里流转。

    北冥夜骤然清醒了过来,那股力量流过之处,肌肉都在慢慢蠕动,四周的天地灵气,也疯狂的涌入肌肉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无形无色的力量流转全身,北冥夜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法,竟然出现这样的效果?”北冥夜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此时,他全身的每一个肌肉都在缓慢的蠕动,每个毛孔,都在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那一个个毛孔,就像一只只饕鬄张开了大嘴,在疯狂的吞噬。

    从皮肤到肌肉,慢慢渗入到玄脉,最后渗入骨髓和五脏六腑,北冥夜感觉,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,都在缓慢的蠕动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更加震惊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许多次的蠕动之后,他的身体体质,竟然在缓慢增长着。

    这种速度看起来缓慢,可是他却知道,这种修炼之法,简直恐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毕竟,他才刚刚开始修炼啊,而且才修炼了不到三刻钟,只修炼了一种姿势,可以想象,如果三种姿势都修炼,时间再长一些,那会怎样的景象?

    这一刻,他平静如水的心,都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了它,复仇之路会加快不少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北冥夜发现,自己体内的细胞,停止了蠕动。

    他缓缓收回了姿势,他知道,这一次的修炼结束。

    刚刚站稳身体,体内顿时响起了一阵炒豆子的声音,北冥夜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,身体无比的舒坦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汗水,一大片水渍,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是身体的杂质被剔除。

    这种功法竟然还有伐骨洗髓的功效,北冥夜心中暗喜,重生之后,他得到了一份不得了的造化。

    活动了一下身体,北冥夜惊讶的发现,他的修为竟然暴增了,从玄士一阶,连续突破,到了玄士六阶的圆满境界,离玄士七阶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一份意外之喜,要知道,任何一阶,都分为前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巅峰和圆满五个小境界,只有达到了圆满境界,才能尝试突破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过是玄士一阶中期,如今玄士六阶圆满,可以想象,这短短半个时辰,他的进步,是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的北冥夜,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,走到了绿绮面前。

    “少阁主,你没事了?”绿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,我现在很好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从绿绮的手中,拿过匕首,走到执事老头的身边,一刀砍断了绳索。

    “敢说出去一个字,本帝就诛你九族。”北冥夜面色冰冷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回到绿绮的身边,摸摸绿绮的头,说道:“走,我们讨债去!”

    绿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挽住了北冥夜的胳膊。

    北冥夜嘴角一抽,最终放弃了甩开绿绮胳膊的心思。

    上辈子他专注丹器阵三道,性格怪僻,很少与人亲近,以至于不懂人心,死于非命,这一世,他要弥补自己的缺点。

    此时,八宝阁的大殿上,张世坤满面春风,坐在主位上,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的下方,左边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,衣服紧绷,肌肉强健。

    他是炼器堂堂主铁布衣,北冥夜的铁杆支持者。

    北冥夜,创立八宝阁的阁主,也就是北冥夜失踪的父亲。

    右边坐着一个胖子,一脸笑容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他是丹堂堂主廖一笑,如今是张世坤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两人的下方,还坐着几个人,都是眼观鼻,鼻观心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张阁主,时辰马上就过了,那小子还不来,估计是放弃了成年礼和阁主之位,我建议,请张阁主继承八宝阁,成为八宝阁的阁主。”廖一笑站了起来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张世坤点点头,满脸笑容,他没有回答廖一笑,而是看向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廖一笑身边的四名丹堂执事,同时起身,高声喊道:“请张代阁主继承八宝阁!”

    炼器堂的几名执事,还有外围的一些长老,都看向了铁布衣。

    铁布衣面无表情,静静的坐着,低头看向桌子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张世坤顿时面色有些难堪,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,看向了廖一笑。

    廖一笑立刻会意,看向了铁布衣,说道:“铁堂主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铁布衣缓缓抬头,眼皮一翻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时辰未到,急什么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